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惜闲斋主

自题:陋室惜闲求至道, 高山流水觅知音。诗词书画真情逸,甘苦其中岁月深。

 
 
 

日志

 
 
关于我

年逾七旬,身高适中。微微发福,尚不龙钟。面目平常,淡泊温良。头发银霜,手脚硬朗。虽有小疾,基本健康。自幼习书,早晚不误。惜闲竞时,心神专注。经年累月,寒暑不顾。书外之功,诗词歌赋。天道酬勤,强化基础。偶见指画,艺苑奇葩。高氏其佩,指画大家。追随着众,海角天涯。迁思妙想,指书方尝。废纸三千,手指磨伤。揣摩技法,始悟津梁。欣赏特色,方见其长。古拙奇趣,神采飞扬。略得三昧,入室登堂。矢志不渝,煞费衷肠。兼探指画,相得益彰。艺斟古今,比邻遐疆。能者为师,艺事共襄。默默耕耘,忘乎夕阳。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 小小手指画改变了我的后半生(代序)  

2014-07-10 10:19:08|  分类: 文章选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小手指画改变了我的后半生(自

魏 哲 彬

我自幼酷爱书法,及长,对书法情有独钟,虽几经调动工作,但一直把书法作为一种主要业余爱好,临池不辍,乐此不疲,为后来探究指书奠定了基础。

我探究指书的历程带有诸多偶然中的必然和意外中的惊奇。

1983年春,我去少林寺观光,偶然见到几幅指画小品,典雅清新,秀色可餐。之后,去一书友家串门,意外收藏到一本杨仁恺老师著《高其佩》,论述清代高其佩指画艺术,大开眼界。时隔不久先后两次偶然目睹手指画,必然引起我的好奇而倍受启发。当时尚不知有手指书法,我虽不擅绘事,然而素有毛笔书法爱好,我想是否也可以用手指写字?于是,便尝试作手指书法,尽管开始有诸多困难,如纸的选择、墨的浓淡,指甲的修剪,手指的提按和运转等,但觉得指书别有韵味,仍坚持不懈。在1984年春节“迎春书法展”时,我创作一幅行草立轴《杜甫诗·春夜喜雨》指书处女作参展,受到知名老书法家孙聚五先生及书友的赞许。

学习指书的良好开端,更加坚定了我探究指书艺术的信心,从此,在繁忙的工作之余自学毛笔书法的同时,通过实践,揣摩研究指书的基本技法和艺术特色,在没有任何指书参考资料的情况下,完全凭着自已的创作体会,于1988年写出了我的第一篇指书论文——《指书艺术初探》,1989年中国指画会在新乡市“当代中国指墨艺术作品展暨学术研讨会”上作为指书重点论文宣读,受到同道的好评,获优秀论文奖(未设等级奖)。同时,我的行草指书作品扇靣《李白诗》获二等奖,这是我的指书作品第一次在全国性书法展览中参展并获奖,可谓双喜临门。

万事开头难,欲上新台阶寻求新突破则更难。初作指书只能书写五六公分左右的小字,不能作榜书巨制,限制了创作激情的抒发。人在困难之时,冥冥之中就会得到你所需要的一些东西。正在为寻求指书新的突破而苦于没有参考资料时,无意中收藏到一套复制品古代书法——明末山西曹炳指墨书法《龙、虎、福、寿》碑刻拓片;在一次饭局中,一位朋友给我介绍南乐县仓颉陵有一通明末“龙人拳书”《第一圣人》碑刻,这是迄今发现的我国古代最早而在同一城市仅存的两处拳指书法碑刻历史文物,如获至宝。还有一位道友给我介绍清代清丰县书画家佀宝兼擅指墨书画的故事和文物。接二连三的意外发现,在书本的汪洋大海中是找不到的,必然对我研究指书产生重要影响,便多次赴三处实地考察,反复研究古贤指墨书法技法,结合创作实践,揣摩总结出指墨书法的多种基本技法,进一步丰富了拳指书法艺术创作。

1997年是笔者的花甲之年,为纪念党的生日,迎接香港回归,于七月一日在濮阳市瑞文堂举办了以指墨书法作品为主的“庆七一迎回归魏哲彬六秩书法展”,这是我笫一次书法个展,展出效果之好出乎意料,参观者络绎不绝,原计划展出五天,应观众要求,展期几次延长20多天。有的老者骑自行车从七八十里外专程前来参观,市劳动局等领导带队集体参观,并全部录像,市电视台、河南电视台、中央电视台及濮阳广播电台和三家报纸均作了报道,好评如潮,仅题诗、题词、留言写满了三个册页和一个本子,盛赞祝贺的市四大班子领导、书画同仁及各界朋友达200多人,这是我所见到的各级各类书画展览题词、留言仅有的可喜现象。这次展览在无意中对我的指书进行了一次社会调查及民意测验,专家点头,观众认可,并有书友建议我出版指书艺术专著,对我予以莫大的鼓舞。

“机会只留给有准备的人”。系统的指书理论研究在书学界是一个空白,要出版指书艺术专著必须首先占有资料,写出全面、系统的指书学术论著。于是,通过翻箱倒柜,博览群书、走访书家,多方搜集、考察有关指书历史发展的片言只字,其困难不啻大海捞针。然而,功夫不负有心人,却获得了相当数量而又不可多得的孤本宝贵资料,如悬而未决的指书之始和创始人及历代指书的流传等,基本弄清了指书艺术的历史梗概,在仅有2000多字《指书艺术初探》的基础上,反复增删修改,六易其稿,洋洋50000多字的《指书艺术绎稿》专著,对指书艺术的历史发展、基本技法、艺术特色、艺术欣赏、艺术修养(即如何学习指书)、指书正名及当代书坛现状之我见等基本问题作了翔实的论述,构建了指书艺术的基本理论体系,填补了此领域的一项空白。国家著名书画鉴定大师、国务院古代书画鉴定五人小组成员、专题研究手指书画的杨仁恺先生审阅后,欣然题词,盛赞:“指书之始当与指画同时,曾见清初高且园用指书题画,后来画家亦常出之,濮阳哲彬先生能集大成,可喜也!”对笔者指书手卷六朝谢庄诗《北宅秘园》题词曰:“魏哲彬先生指书六朝谢庄五言诗,指法精熟,为之钦佩不已也。”中国手指画研究会会长、中国指墨理论研究院院长虞小风先生在笔者《惜闲斋指书艺术序言》中写道:“魏先生对指书的历史发展、基本技法、艺术鉴赏和如何学习指书等,进行了全面、系统的探索和论述,以总结过去,激励后学,用心血浇灌这朵指墨艺坛中的奇葩。他对指书艺术理论的研究,已走在全国指书学术界之首,在指书理论非常匮乏的今天,功勋卓著,在中国指墨艺术的发展史上起到了承前启后的作用。”中国书法艺术研究院院长张玉亮先生在《传先贤薪火,集指书大成》一文中说:“我又仔细品味了哲彬先生即将付梓杨老仁恺先生题签的《惜闲斋指书艺术》,产生了一种心源可接的愉悦,兀自做出这样的判断:这是一本烙有深刻的魏氏印记和殊胜个性的指墨书法集,那一帧帧作品里,不仅蕴含着作为一个书法家必备的综合修养和指腕功力,且充溢着诗家文人的雅情流韵,更为当下观念纷纭的书坛提供了一种参照,并为中国指书的发展前景,照明了一条敞亮的新途。 ”   《中国艺魂》记者以《创新敢为天下先,指墨艺术谱新篇》,作了长篇采访指道。

理论源于实践,又指导实践。指书理论的研究,大大促进了指书艺术创作。我借鉴先贤经验,注入个人情趣,把毛笔书法融入指书,创作真、行、草、隶、篆等多种书体,并用指书临写古人法帖晋陆机《平复帖》、王羲之《十七帖》、《快雪时晴帖》等,亦能唯妙唯肖,形神兼备。追求形美、意蕴、韵雅、力遒、神逸之艺术特色,形成拳书高古苍劲,指书刚柔相济、风格多元、雅俗共赏的自家风貌,拳指书法作品既有毛笔书法的韵味,又具指书的特色。三十多年来,我作为唯一专题研究创作指墨法的业余爱好者,连任中国手指画研究会副会、和中国指墨理论研究院副院长及河南指画会副会长、顾问。

“笔墨当随时代。”古代书法兼有实用及艺术价值,晋尚韵,唐尚法,宋尚意,元、明尚态,不同朝代的书法各具特色,丰富多彩。当代书法除了题额及楹联的艺术实用价值之外,基本上失去了实用价值。当代书法应该在继承出新的基础上,追求视觉效果体现时代精神,艺术风格多元。当代书展多是主题艺术展览,如果只会抄写古人诗词,文不对题,何以体现时代精神?应以书写自已原创之作为主。从九十年代初,便立志自学古典诗词,之后,我的书法创作内容以自作诗词、楹联、箴言为主,参加主题书展都是针对性的原创诗文,不同书体,风格有别。我八十寿辰书法回顾展的主题词是:《一剪梅.指墨诗情》,词曰:

         指墨诗情夙梦牵。诸体兼攻,风格多元。潜心乐道苦追寻,汲古融今,薪火相传。     术业专攻不了缘 。技道同修,陋室参禅。闲情逸致慰平生,依旧初衷夕惕朝乾

我的拳指书法艺术被越来越多的专家学者及诸多媒体所认可,多次参加河南省和全国历届指墨艺术展、名家邀请展、高端论坛及国内外其它书法展赛,先后荣获特别奖,金、银、铜奖、“德艺双馨”书法艺术家称号、2011年第二届中国书画“兰亭杯终身成就奖”。拳书《舞》指书题款特约勒石“中国翰园碑林”;指书《佛》应邀刻石云南祝国寺“百佛碑廊”;指书自撰楹联《题关公亭并贺曹炳指墨龙虎福寿碑重放光彩》十三言联,刻石濮阳市濮洲实业文化产业园明泉度假村关公亭;指书长卷《澳门回归主席令》被“中国国家博物馆”珍藏;创作咏指墨百家诗词120余首,论文10余篇;专著《惜闲斋指书艺术》、《咏指墨百家诗书画作品集》等。先后应邀与古代书家王羲之、颜、柳、欧、赵等,与近现代张大千、齐白石、李可染、徐悲鸿、刘海粟、欧阳中石、沈鹏、张海、吴冠中、刘大为、范曾、李铎等,分别同集出版《中国书法传世十家》、《中国艺术百年》、《书坛五杰》、《当代中国书画实力派壹佰家系列丛书——魏哲彬拳指书法集》、《中国艺魂——影响中国国家文化名人魏哲彬专访特刊》、《国家文化人物.中囯指墨书法艺术集大成开拓者》、《中国艺术品最具收藏与投资100位艺术家》、《欧阳中石魏哲彬双人集》、沈鹏魏哲彬双人集》、《刘大为魏哲彬范曾三人集》、中国网教中心《名家书画教材教程》及《中华人民共和国艺术家大典》、《新中国美术家大辞典》、《中华名人大辞典》、《国家人事部专业人才数据库》等。并邀为《唐诗三百首》甲午本国学修订版(毛笔)题签,指书封靣题联:“披卷观书多体味,吟诗品茗细嚼香。”有史以来指书从未如此受到专家学者、主流媒体及社会的广泛关注。

我的指墨书法能受到诸多学者、大师的青睐,并以他们为伍,改变了某些人认为拳指书法是“雕虫小技”、“旁门左道”、“哗众取宠”的偏见。著名书法家、收藏鉴赏家刘老五说:“看了虞小风先生的指画和魏哲彬先生的指墨书法,使我对手指书画有了重新认识。”曾破例特邀笔者到他的书画店“一品斋”免费举办个展七天。国家一级编审史国强先生撰写长篇报告文学,在《他走在中国指墨书法艺术研究的前列》一文中指出:“魏哲彬先生对指书艺术的研究和实践,正如潘天寿对指画艺术的研究和实践一样,把历来认为不登大雅之堂的指书提高到了‘可称之为学耳’的艺术高度。”他在另一姊妹篇《指尖下的精灵》中说:“有人形象地把他的拳书与指书套用诗词艺术分类,说他的指墨榜书豪放,犹如苏东坡的‘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大气磅礴,器宇轩昂;他的指书婉约,恰似柳永的‘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小桥流水,典雅恬静。”著名诗人、红学家张之先生为笔者书展题词曰:书重中外,艺斟古今。

几幅小小手指画改变了我的后半生,有的说是我为指书正了名,继承弘扬了指墨书法艺术,改变了指书的命运。诸多褒奖与赞誉,既是鼓励,更是鞭策,我将以无限的执着之情,潜心指墨艺术,上下求索,终生不渝,续写夕阳新篇,为中华民族文化艺术事业大繁荣大发展尽绵薄之力。

潜心指墨,汲古融今,逸致闲情偿夙愿;寄兴诗词,焚膏继晷,桑榆晚景启新程。

是为序。

 

                    一四年七月一日初稿於濮上惜闲斋

                    二零一六年六月十五日修改于岭南凤城


    要成就任何一件事都离不开天时、地利、人和三个重要因素,我研究指墨书法亦然。毛泽东在文艺坐谈会上的讲话,文革后传统书法艺术如雨后春笋般迅速崛起、澎勃发展,是我研究指墨艺术的大气候。我长期工作生活在濮阳市这个古老而新兴的历史名城,得天独厚的古代指墨历史文物的熏陶,是我研究指墨艺术的大环境。家人的理解与支持是我研究指墨艺术的小环境,许多书画道友乃至名人大师的鼓励和关照,是我研究指墨艺术的重要人气因素。我感谢这个时代,感谢所有帮助过我的贵人和道友,感谢我的家人
  评论这张
 
阅读(179)|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