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惜闲斋主

自题:陋室惜闲求至道, 高山流水觅知音。诗词书画真情逸,甘苦其中岁月深。

 
 
 

日志

 
 
关于我

年逾七旬,身高适中。微微发福,尚不龙钟。面目平常,淡泊温良。头发银霜,手脚硬朗。虽有小疾,基本健康。自幼习书,早晚不误。惜闲竞时,心神专注。经年累月,寒暑不顾。书外之功,诗词歌赋。天道酬勤,强化基础。偶见指画,艺苑奇葩。高氏其佩,指画大家。追随着众,海角天涯。迁思妙想,指书方尝。废纸三千,手指磨伤。揣摩技法,始悟津梁。欣赏特色,方见其长。古拙奇趣,神采飞扬。略得三昧,入室登堂。矢志不渝,煞费衷肠。兼探指画,相得益彰。艺斟古今,比邻遐疆。能者为师,艺事共襄。默默耕耘,忘乎夕阳。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马王堆汉墓帛书》之《战国纵横家书》  

2014-08-13 06:46:28|  分类: 书画欣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馬王堆漢墓帛書 簡介

  一九七三年十一月長沙馬王堆三號墓出土大量文物,內容豐富,其中聞名於世的帛書,內容有傳世的古籍經典和佚書醫書等,八十年代以後國內著名專業學者先後整理出版了馬王堆帛書(一)、(三)、(四)三函書。   馬王堆漢墓帛書(一)共分二部:《老子》及卷前卷後古佚書,整理小組將字體較古稱為甲本,另一種稱為乙本,甲本卷後和乙本卷前為有數篇古佚書。甲本不避劉邦、呂雉諱,抄寫年代約在公元前206至195年之間。乙本不避惠帝劉盈、抄寫年代約在公元前179至169年間。   帛書《老子》甲乙本與通行本相反,都是《德經》在前,《道經》在後。乙本不分章節,甲本段落有的用圓點標誌,與通行本的段落分合有著異同。老子甲本卷後古佚書,原無篇題,按內容整理小組分為四篇:一、五行,二、九主,三、明君,四、德聖,以上佚書的成書年代大致在我國的晚期,為研究老子一書及道家學派思想提供了新的資料。老子乙本卷前有《經法》、《十六經》、《稱》、《原道》四篇古佚書。這幾篇佚書,大約是漢初或戰國末期的著作。說明了當時的道家思想,已經吸收了不少陰陽、儒、墨、名、法等家觀點。可見流行於漢初的黃老思想有著它鮮明的時代特點,對研究戰國及秦漢時期的政治思想,具有重要的意義。   本書雖然補正文物出版社1974年9月出版的《老子甲本及卷後古佚書》和《老子乙本卷後古佚書》不少錯誤。但個別處仍有不能取代的地方,我們在本書釋文作底本同時,也將二書用作參考。發現有錯的地方,注文中指出。   馬王堆漢墓帛書(三)大部分是傳世文獻所沒有注錄的佚書,共有兩種,被整理小組稱謂:《春秋事語》和《戰國縱橫家書》。   《春秋事語》不避邦字諱,年代約公元前200年左右。全書分十六章,除去大部分歷史事件與《春秋》三傳、《國語》相合之外,只有的第二章不見記載,這對了解戰國時期燕國和晉國之間的關係,有著極其寶貴的史料價值。   《戰國縱橫家書》,避邦字諱,年代約公元前195年前後。全書分廿七章,其中有十一章見於《史記》和《戰國策》(劉向)。其餘的不見傳世古書,是一部十分重要的戰國後期歷史資料,糾正了不少《史記》對於蘇秦年代和有關的史實的錯亂。不僅是佚文可以起到補充這個時期的空白作用,而且在《史記》和《戰國策》已經見過的各篇,因字句有異,也有著同樣的重要意義。   本函輸入的帛書個別處修訂,主要參考裘鍚圭《讀〈戰國策縱橫家書釋文注釋〉札記》一文。   馬王堆漢墓帛書(四)共分十一種(包括《陰陽十一脈灸經》甲乙本)醫書:   《足臂十一脈灸經》《陰陽十一脈灸經》甲本《脈法》《陰陽脈死侯》《五十二病方》 左五種合為一卷帛書《穀食氣》《陰陽十一脈灸經》乙本《導引圖》 左三種合為一卷帛書《養生方》《雜療方》《胎產書》 左三種合為一卷帛書   本函除了帛書之外,墓中所出竹簡,還有四種定名為:   ? 《十問》 ? 《合陰陽》 ? 《雜禁方》 ? 《天下至道談》   這十一種醫書抄寫年代約秦漢之際,其中《足臂十一脈灸經》和《陰陽十一脈灸》與《經脈篇》在很多地方不同,甚至簡略。可能成書年代要早於《靈樞.經脈篇》。《五十二病方》見於我國發現最早的古醫方,值得注意是這五種書,都沒有針法出現,由此可見,《五十二病方》成書年代早於《黃帝內經》,約在漢初。《穀食氣》和《導引圖》是迄今為止最早的行氣和氣功的文獻之一,為研究我國特有的氣功的源流和發展提供了很有價值的依據。   本函的修訂主要參照當年編者馬繼興先生,近時出版的《馬王堆古書醫書考釋》。此函帛書修訂重要意義,在於結合84年湖北江陵張家山出土《脈書》、《引書》的整理釋文,對帛書再次修訂補充,而尚未定論爭議之處,我們一般仍保留原來釋文。

 

查看高清图片相册

点击查看大图——《马王堆汉墓帛书》之《战国纵横家书》 - 伴月轩主的博客

 

《马王堆汉墓帛书》之《战国纵横家书》 - 伴月轩主 - 伴月轩主

  

点击查看大图——《马王堆汉墓帛书》之《战国纵横家书》 - 伴月轩主的博客

 

点击查看大图——《马王堆汉墓帛书》之《战国纵横家书》 - 伴月轩主的博客

 

点击查看大图——《马王堆汉墓帛书》之《战国纵横家书》 - 伴月轩主的博客

 

点击查看大图——《马王堆汉墓帛书》之《战国纵横家书》 - 伴月轩主的博客

 

点击查看大图——《马王堆汉墓帛书》之《战国纵横家书》 - 伴月轩主的博客

 

点击查看大图——《马王堆汉墓帛书》之《战国纵横家书》 - 伴月轩主的博客

 

点击查看大图——《马王堆汉墓帛书》之《战国纵横家书》 - 伴月轩主的博客

 

点击查看大图——《马王堆汉墓帛书》之《战国纵横家书》 - 伴月轩主的博客

 

点击查看大图——《马王堆汉墓帛书》之《战国纵横家书》 - 伴月轩主的博客

 

点击查看大图——《马王堆汉墓帛书》之《战国纵横家书》 - 伴月轩主的博客

 

点击查看大图——《马王堆汉墓帛书》之《战国纵横家书》 - 伴月轩主的博客

 

点击查看大图——《马王堆汉墓帛书》之《战国纵横家书》 - 伴月轩主的博客

 


战国纵横家书


        《战国纵横家书》系一九七三年长沙马王堆三号汉墓出土的帛书之一种,共有二十七章,其中见于司马迁《史记》和刘向所编《战国策》的只有十一章,此外十六章不见于现存的传世古籍。这二十七章是由三个部分汇集在一起的:
  第一部分十四章,都和苏秦有关,只有第五章见于《史记》和《战国策》;第四章的一部分《战国策》有。
  第二部分五章,每章后均记字数,五章后还有总字数,显然是另一来源,其中一章(第十七章)《战国策》未收。
  第三部分八章,最后三章也都不见于它书。
校改标记:( )表示异体字、假借字,随文内注本字。< >表示错误字,随文内注正字。◎表示原已涂去或废弃字。□表示不可补出之残缺文字。[ ]表示可以补出之残缺文字,随文内补原字。【 】表示移除的错简文字。
  一 苏秦自赵献书燕王章
  自赵献书燕王曰:始臣甚恶事,恐赵足□□□□□□□□□□□□□□□□□□□□□□□□臣之所恶也,故冒赵而欲说丹与得,事非□□□□□□臣也。今奉阳[君]之使与□□□□□□□□□封秦也,任秦也,比燕于赵。令秦与莌(兑)□□□□□□宋不可信,若□□□□持我其从徐□□□□□□制事,齐必不信赵矣。王毋夏(忧)事,务自乐也。臣闻王之不安,臣甚愿□□□□□之中重齐欲如□□□齐,秦毋恶燕、粱(梁)以自持也。今与臣约,五和,入秦使,使齐、韩、粱(梁)、[燕]□□□□□□□约却军之日,无伐齐、外齐焉。事之上,齐赵大恶;中,五和,不外燕;下,赵循合齐、秦以谋燕。今臣欲以齐大[恶]而去赵,胃(谓)齐王,赵之禾(和)也,阴外齐、谋齐,齐赵必大恶矣。奉阳君、徐为不信臣,甚不欲臣之之齐也,有(又)不欲臣之之韩、粱(梁)也。燕事小大之诤(争),必且美矣。臣甚患赵之不出臣也。知(智)能免国,未能免身,愿王之为臣故,此也。使田伐若使使孙疾召臣,自辞于臣也。为予赵甲因在粱(梁)者。
  二 苏秦使韩山献书燕王章
  ●使韩山献书燕王曰:臣使庆报之后,徐为之与臣言甚恶,死亦大物已,不快于心而死,臣甚难之。故臣使辛谒大之。王使庆谓臣:“不利于国,且我夏(忧)之。”臣为此无敢去之。王之赐使使孙与弘来,甚善已。言臣之后,奉阳君、徐为之视臣益善,有遣臣之语矣。今齐王使李终之勺(赵),怒于勺(赵)之止臣也。且告奉阳君,相桥于宋,与宋通关。奉阳君甚怒于齐,使勺(赵)足问之臣,臣对以弗知也。臣之所患,齐勺(赵)之恶日益,奉阳君尽以为臣罪,恐久而后不可□救也。齐王之言臣,反不如已。愿王之使人反复言臣,必毋使臣久于勺(赵)也。
  三 苏秦使盛庆献书于燕王章
  ●使盛庆献书于[燕王曰]:□□□□虽未功(攻)齐,事必美者,以齐之任臣,以不功(攻)宋,欲从韩、粱(梁)取秦以谨勺(赵),勺(赵)以(已)用薛公、徐为之谋谨齐,故齐[赵]相倍(背)也。今齐王使宋窍谓臣曰:“奉阳君使周纳告寡人曰:‘燕王请毋任苏秦以事’,信□□奉阳君使周纳言之,曰:‘欲谋齐’,寡人弗信也,周纳言:燕勺(赵)循善矣,皆不任子以事。奉阳[君]□□丹若得也,曰:笥<苟>毋任子,讲,请以齐为上交。天下有谋齐者请功(攻)之。”苏修在齐,使□□□□□□□□予齐、勺(赵)矣。今[齐]王使宋窍诏臣曰:“鱼(吾)□与子□有谋也。”臣之所□□□□□□□□不功(攻)齐,全于介(界),所见于薛公、徐为,其功(攻)齐益疾。王必勺(赵)之功(攻)齐,若以天下□□□□□□焉。外齐于禾(和),必不合齐、秦以谋燕,则臣请为免于齐而归矣。为赵择□□□□□□□必赵之不合齐、秦以谋燕也,齐王虽归臣,臣将不归。诸可以恶齐勺(赵)[者]将□□之。以恶可[也],以蓐(辱)可也,以与勺(赵)为大仇可也。今王曰:“必善勺(赵),利于国。”臣与不知其故。奉阳君之所欲,循[善]齐、秦以定其封,此其上计也。次循善齐以安其国。齐勺(赵)循善,燕之大过(祸)。[将]养勺(赵)而美之齐乎,害于燕,恶之齐乎,奉阳君怨臣,臣将何处焉。臣以齐善勺(赵),必容焉,以为不利国故也。勺(赵)非可与功(攻)齐也,无所用。勺(赵)毋恶于齐为上。齐勺(赵)不恶,国不可得而安,功不可得而成也。齐赵之恶从已,愿王之定虑而羽鑽臣也。勺(赵)止臣而它人取齐,必害于燕。臣止于勺(赵)而侍(待)其鱼肉,臣□不利于身。
  四 苏秦自齐献书于燕王章
  ●自齐献书于燕王曰:燕齐之恶也久矣。臣处于燕齐之交,固知必将不信。臣之计曰:齐必为燕大患。臣循用于齐,大者可以使齐毋谋燕,次可以恶齐勺(赵)之交,以便王之大事,是王之所与臣期也。臣受教任齐交五年,齐兵数出,未尝谋燕。齐勺(赵)之交,壹美壹恶,壹合壹离。燕非与齐谋勺(赵),则与赵谋齐。齐之信燕也,虚北地□[行]其甲。王信田代<伐>缲去[疾]之言功(攻)齐,使齐大戒而不信燕。臣秦拜辞事,王怒而不敢强。勺(赵)疑燕而不功(攻)齐,王使襄安君东,以便事也,臣岂敢强王哉。齐勺(赵)遇于阿,王忧之。臣与于遇,约功(攻)秦去帝。虽费,毋齐、赵之患,除群臣之聭(耻)。齐杀张,臣请属事辞为臣于齐。王使庆谓臣:“不之齐危国。”臣以死之围,治齐燕之交。后,薛公、乾(韩)徐为与王约功(攻)齐,奉阳君鬻臣,归罪于燕,以定其封于齐。公玉丹之勺(赵)致蒙,奉阳君受之。王忧之,故强臣之齐。臣之齐,恶齐勺(赵)之交,使毋予蒙而通宋使。故王能材(裁)之,臣以死任事。之后,秦受兵矣,齐勺(赵)皆尝谋。齐勺(赵)未尝谋燕,而俱诤(争)王于天下。臣虽无大功,自以为免于罪矣。今齐有过辞王不谕(喻)齐王多不忠也,而以为臣罪,臣甚惧。之死也,王辱之。襄安君之不归哭也,王苦之。齐改葬其后而召臣,臣欲毋往,使齐弃臣。王曰:“齐王之多不忠也,杀妻逐子,不以其罪,何可怨也。”故强臣之齐。二者大物也,而王以赦臣,臣受赐矣。臣之行也,固知必将有口,故献御书而行。曰:“臣贵于齐。燕大夫将不信臣。臣贱,将轻臣。臣用,将多望于臣。齐有不善,将归罪于臣。天下不功(攻)齐,将曰:善为齐谋。天下功(攻)齐,将与齐兼弃臣。臣之所处者重卵也。”王谓臣曰:“鱼(吾)必不听众口与造言,鱼(吾)信若遒(犹)龁也。大,可以得用于齐;次,可以得信;下,苟毋死。若无不为也。以奴(孥)自信,可;与言去燕之齐,可;甚者,与谋燕,可。期于成事而已。”臣恃之诏,是故无不以口齐王而得用焉。今王以众口与造言罪臣,臣甚惧。王之于臣也,贱而贵之,蓐(辱)而显之,臣未有以报王。以求卿与封,不中意,王为臣有之两,臣举天下使臣之封不惭。臣止于勺(赵),王谓乾(韩)徐为:“止某不道,乃(犹)免寡人之冠也。”以振臣之死。臣之德王,深于骨随(髓)。臣甘死、蓐(辱),可以报王,愿为之。今王使庆令(命)臣曰:“鱼(吾)欲用所善。”王笱(苟)有所善而欲用之,臣请为王事之。王若欲剸舍臣而槫任所善,臣请归择(释)事,句(苟)得时见,盈愿矣。
  五 苏秦谓燕王章
  ●谓燕王曰:“今日愿耤(藉)于王前。叚(假)臣孝如增(曾)参,信如尾星(生),廉如相<伯>夷,节(即)有恶臣者,可毋惭乎?”王曰:“可矣。”“臣有三资者以事王,足乎?”王曰:“足矣。”“王足之,臣不事王矣。孝如增(曾)参,乃不离亲,不足而益国。信如尾星(生),乃不延(诞),不足而益国。廉如相<伯>夷,乃不窃,不足以益国。臣以信不与仁俱彻,义不与王皆立。”王曰:“然则仁义不可为与?”对曰:“胡为不可。人无信则不彻,国无义则不王。仁义所以自为也,非所以为人也。自复之术,非进取之道也。三王代立,五相<伯>蛇(弛)政,皆以不复其掌(常)。若以复其掌(常)为可王,治官之主,自复之术也,非进取之路也。臣进取之臣也,不事无为之主。臣愿辞而之周负笼操臿,毋辱大王之廷。”王曰:“自复不足乎?”对曰:“自复而足,楚将不出雎(沮)、章(漳),秦将不出商阉(於),齐不出吕隧,燕将不出屋、注,晋将不萮(逾)泰(太)行,此皆以不复其常为进者。”
  六 苏秦自梁献书于燕王章(一)
  ●自粱(梁)献书于燕王曰:齐使宋竅、侯漼谓臣曰:“寡人与(与)子谋功(攻)宋,寡人恃燕勺(赵)也。今燕王与群臣谋破齐于宋而功(攻)齐,甚急,兵率有子循而不知寡人得地于宋,亦以八月归兵,不得地,亦以八月归兵。”今有(又)告薛公之使者田林,薛公以告臣,而不欲其从己闻也。愿王之阴知之而毋有告也。王告人,天下之欲伤燕者与群臣之欲害臣者将成之。臣请疾之齐观之而以报。王毋忧,齐虽欲功(攻)燕,未能,未敢。燕南方之交完,臣将令陈臣、许翦以韩、粱(梁)问之齐。足下虽怒于齐,请养之以便事。不然,臣之苦齐王也,不乐生矣。
  七 苏秦自梁献书于燕王章(二)
  ●自粱(梁)献书于燕王曰:“薛公未得所欲于晋国,欲齐之先变以谋晋国也。臣故令遂恐齐王曰:“天下不能功(攻)秦,□道齐以取秦。”[齐王]甚惧而欲先天下,虑从楚取秦,虑反(返)乾(韩),有(又)虑从勺(赵)取秦。今粱(梁)、勺(赵)、韩、□□□□□□□薛公、徐为有辞,言劝晋国变矣。齐先鬻勺(赵)以取秦,后卖秦以取勺(赵)而功(攻)宋,今有(又)鬻天下以取秦,如是而薛公、徐为不能以天下为其所欲,则天下故(固)不能谋齐矣。愿王之使勺(赵)弘急守徐为,令田贤急[守]薛公,非是毋有使于薛公、徐之所,它人将非之以败臣。毋与奉阳君言事,非于齐,一言毋舍也。事必□□南方强,燕毋首。有(又)慎毋非令群臣众义(议)功(攻)齐。”齐王以燕为必侍(待)其弊而功(攻)齐,未可解也。言者以臣□贱而邈于王矣。
  八 苏秦谓齐王章(一)
  ●谓齐王曰:“薛公相脊<齐>也,伐楚九岁,功(攻)秦三年。欲以残宋,取进<淮>北,宋不残,进<淮>北不得。以齐封奉阳君,使粱(梁)、乾(韩)皆效地,欲以取勺(赵),勺(赵)是(氏)不得。身率粱(梁)王与成阳君北面而朝奉阳君于邯郸,而勺(赵)氏不得。王弃薛公,身断事。立帝,帝立。伐秦,秦伐。谋取勺(赵),得。功(攻)宋,宋残。是则王之明也。虽然,愿王之察之也。是无它故,臣之以燕事王循也。谓臣曰:‘伤齐者,必勺(赵)也。秦虽强,终不敢出塞涑(溯)河,绝中国而功(攻)齐。楚、越远,宋、鲁弱,燕人承,乾(韩)、粱(梁)有秦患,伤齐者必勺(赵)。勺(赵)氏终不可得已,为之若何?’臣谓曰:‘请劫之。子以齐大重秦,秦将以燕事齐。齐燕为一,乾(韩)、粱(梁)必从。勺(赵)悍则伐之,愿则挚(执)而功(攻)宋。’以为善。臣以车百五十乘入齐,逆于高闾,身御臣以入。事曲当臣之言,是则王之教也。然臣亦见其必可也。犹不知变事以功(攻)宋也,不然,之所与臣前约者善矣。今三晋之敢据薛公与不敢据,臣未之识。虽使据之,臣保燕而事王,三晋必不敢变。齐燕为一,三晋有变,事乃时为也。是故当今之时,臣之为王守燕,百它日之节。虽然,成臣之事者,在王之循甘燕也。王虽疑燕,亦甘之;不疑,亦甘之。王明视(示)天下以有燕,而臣不能使王得志于三晋,臣亦不足事也。”
  九 苏秦谓齐王章(二)
  ●谓齐王曰:“始也,燕累臣以求挚(质),臣为是未欲来,亦未□为王为也。今南方之事齐者多故矣,是王有忧也,臣何可以不亟来。南方之事齐者,欲得燕与天下之师,而入之秦与宋以谋齐,臣诤之于燕王,燕王必弗听矣。臣有(又)来,则大夫之谋齐者大解矣。臣为是,虽无燕,必将来。管子之请,贵循也,非以自为也。□[桓]公听之。臣贤王于桓[公],臣不敢忘(妄)请□□□□王诚重御臣,则天下必曰:燕不应天下以师,有(又)使苏[秦]□□□大贵□□□□□□□□□□□□□□□□□□□齐□之□□□□之车也。王□□□□□□请以百五十乘,王以诸侯御臣。若不欲□□□请以五[十]乘来。请贵重之□□□□□□□□□□高贤足下,故敢以闻也。”
  十 苏秦谓齐王章(三)
  ●谓齐王:“燕王难于王之不信己也则有之,若虑大恶◎则无之。燕大恶,臣必以死诤之,不能,必令王先知之。必毋听天下之恶燕交者。以臣所□□□鲁甚焉。□臣大□□息士民,毋庸发怒于宋鲁也。为王不能,则完天下之交,复与粱(梁)王遇,□功(攻)宋之事,士民句(苟)可复用,臣必王之无外患也。若燕,臣必以死必之。臣以燕重事齐,天下必无敢东视□□,兄(况)臣能以天下功(攻)秦,疾与秦相萃也而不解,王欲复功(攻)宋而复之,不而舍之,王为制矣。”
  十一 苏秦自赵献书于齐王章(一)
  ●自勺(赵)献书于齐王曰:臣暨(既)从燕之粱(梁)矣。臣之勺(赵),所闻于乾(韩)、粱(梁)之功(攻)秦,无变志矣。以雨,未得遬(速)也。臣之所得于奉阳君者,乾(韩)、粱(梁)合,勺(赵)氏将悉上党以功(攻)秦。奉阳君谓臣:“楚无秦事,不敢与齐遇。齐楚果遇,是王收秦已。”其不欲甚。欲王之赦粱(梁)王而复见之。勺(赵)氏之虑,以为齐秦复合,必为两啻(敌)以功(攻)勺(赵),若出一口。若楚遇不必,虽必,不为功,愿王之以毋遇喜奉阳君也。臣以足下之所与臣约者告燕王:“臣以(已)好处于齐,齐王终臣之身不谋燕燕;臣得用于燕,终臣之身不谋齐。”燕王甚兑(悦),其于齐循善。事卬曲尽从王,王坚三晋亦从王,王取秦、楚亦从王。然而燕王亦有苦。天下恶燕而王信之。以燕之事齐也为尽矣。先为王绝秦,挚(质)子,宦二万甲自食以功(攻)宋,二万甲自食以功(攻)秦,乾(韩)、粱(梁)岂能得此于燕哉。尽以为齐,王犹听恶燕者,【宋再寡人之仍功宋也请于粱闭关于宋而不许寡人已举宋讲矣乃来诤得三今燕勺之兵皆至矣俞疾攻菑四寡人有闻粱】燕王甚苦之。愿王之为臣甚安燕王之心也。燕齐循善,为王何患无天下。
  十二 苏秦自赵献书于齐王章(二)
  ●自勺(赵)献书于齐王曰:臣以令告奉阳君曰:“寡人之所以有讲虑者有:寡人之所为功(攻)秦者,为粱(梁)为多,粱(梁)氏留齐兵于观,数月不逆,寡人失望,一。择(释)齐兵于荧阳、成皋,数月不从,而功(攻)[宋,再。寡人之仍功(攻)宋也,请于粱(梁)闭关于宋而不许。寡人已举(与)宋讲矣,乃来诤(争)得,三。今燕勺(赵)之兵皆至矣,俞(愈)疾功(攻)菑,四。寡人有(又)闻粱(梁)][入两使阴成于秦。且君尝曰:‘吾县免(勉)于粱(梁)是(氏),不能辞已。’虽乾(韩)亦然。寡人恐粱(梁)氏之弃与国而独取秦也,是以有溝(講)虑。今曰不]女(如)□之,疾之,请从。功(攻)秦,寡人之上计,讲,最寡人之大(太)下也。粱(梁)氏不恃寡人,树寡人曰:‘齐道楚取秦,苏脩在齐矣。’使天下汹汹然,曰:寡人将反(返)也。寡人无之。乃固于齐,使人于齐大夫之所而俞(偷)语则有之。寡人不见使□,□大对(怼)也。寡人有反(返)之虑,必先与君谋之。寡人【入两使阴成于秦且君尝曰吾县免于粱是不能辞已虽乾亦然寡人恐粱氏之弃与国而独取秦也是以有沟虑今曰不】与韦非约曰:‘若与楚遇,将与乾(韩)粱(梁)四遇,以约功(攻)秦。若楚不遇,将与粱(梁)王复遇于围地,收秦等,遂明(盟)功(攻)秦。大(太)上破之,其[次]宾(摈)之,其下完交而□讲,与国毋相离也。’此寡人之约也。韦非以粱(梁)王之令(命),欲以平陵蛇(貤)薛,以陶封君。平陵虽(唯)成(城)而已,其鄙尽入粱(梁)氏矣。寡人许之已。”臣以[告]奉阳君,奉阳君甚兑(悦)。曰:“王有(又)使周湿、长驷重令(命)挩(兑),挩(兑)也敬受令(命)。”奉阳君合(答)臣曰:“彗有私义(议),与国不先反而天下有功(攻)之者,虽知不利,必据之。与国有先反者,虽知不利,必怨之。”今齐、勺(赵)、燕循相善也。王不弃与国而先取秦,不弃彗而反(返)也,王何患于不得所欲。粱(梁)氏先反,齐、勺(赵)功(攻)粱(梁),齐必取大粱(梁)以东,勺(赵)必取河内,秦案不约而应,王何患于粱(梁)。粱(梁)、乾(韩)无变,三晋与燕为王功(攻)秦,以便王之功(攻)宋也,王何不利焉。今王弃三晋而收秦、反(返)也,是王破三晋而复臣天下也。[天]下将入地与重挚(质)于秦,而独为秦臣以怨王。臣以为不利于足不下,愿王之完三晋之交,与燕也,讲亦以是,疾以是。
  十三 韩献书于齐章
  ●乾(韩)献书于齐曰:秦悔不听王以先事而后名。今秦王请侍(待)王以三、四年。齐不收秦,秦焉受晋国。齐秦复合,使反(返),且复故事,秦卬曲尽听王。齐取宋,请令楚、粱(梁)毋敢有尺地于宋,尽以为齐。秦取粱(梁)之上党。乾(韩)粱(梁)从,以功(攻)勺(赵),秦取勺(赵)之上地,齐取河东。勺(赵)从,秦取乾(韩)之上地,齐取燕之阳地。三晋大破,而[攻楚],秦取鄢,田云梦,齐取东国、下蔡。使从(纵)亲之国,如带而已。齐、秦虽立百帝,天下孰能禁之。
  十四 苏秦谓齐王章(四)
  ●谓齐王曰:“臣恐楚王之勤竖之死也。王不可以不故解之。臣使苏厉告楚王曰:‘竖之死也,非齐之令(命)也,□子之私也。杀人之母而不为其子礼,竖之罪◎固当死。宋以淮北与齐讲,王功(攻)之,击勺(赵)信,齐不以为怨,反为王诛勺(赵)信,以其无礼于王之边吏也,王必毋以竖之私怨败齐之德。’前事愿王之尽加之于竖也,毋与它人矣,以安无薛公之心。王◎尚(尝)与臣言,甘薛公以就事,臣甚善之。今爽也,强得也,皆言王之不信薛公,薛公甚惧,此不便于事。非薛公之信,莫能合三晋以功(攻)秦,愿王之甘之◎也。臣负齐、燕以司(伺)薛公,薛公必不敢反王。薛公有变,臣必绝之。臣请终事而与,王勿计,愿王之固为终事也。功(攻)秦之事成,三晋之交完于齐,齐事从(纵)横尽利:讲而归,亦利;围而勿舍,亦利;归息士民而复之,使如中山,亦利。功(攻)秦之事败,三晋之约散,而静(争)秦,事卬曲尽害。是故臣以王令(命)甘薛公,骄(矫)敬(檠)三晋,劝之为一,以疾功(攻)秦,必破之。不然则宾(摈)之,不则与齐共讲,欲而复之。三晋以王为爱己、忠己。今功(攻)秦之兵方始合,王有(又)欲得兵以功(攻)平陵,是害功(攻)秦也。天下之兵皆去秦而与齐诤(争)宋地,此其为祸不难矣。愿王之毋以此畏三晋也。独以甘楚。楚虽毋伐宋,宋必听。王以(已)和三晋伐秦,秦必不敢言救宋。□弱宋服,则王事遬(速)夬(决)矣。夏后坚欲为先薛公得平陵,愿王之勿听也。臣欲王以平陵予薛公,然而不欲王之无事与之也。欲王之县(悬)陶、平陵于薛公、奉阳君之上以勉之,终事然后予之,则王多资矣。御事者必曰:‘三晋相竖<坚>也而伤秦,必以其馀骄王。’愿王之勿听也。三晋伐秦,秦未至□而王已尽宋息民矣。臣保燕而循事王,三晋必无变。三晋若愿乎,王遂伇(役)之。三晋若不愿乎,王收秦而齐(剂)其后,三晋岂敢为王骄。若三晋相竖<坚>也以功(攻)秦,案以负王而取秦,则臣必先智(知)之。王收燕、循楚而啖秦以晋国,三晋必破。是故臣在事中,三晋必不敢反。臣之所以备患者百馀。王句(苟)为臣安燕王之心而毋听伤事者之言,请毋至三月而王不见王天下之业,臣请死。臣之出死以要事也,非独以为王也,亦自为也。王以不谋燕为臣赐,臣有以德燕王矣。王举霸王之业而以臣为三公,臣有以矜于世矣。是故事句(苟)成,臣虽死不丑。”
  十五 须贾说穰侯章
  ●华军,秦战胜魏,走孟卯,攻大粱(梁)。须贾说穰侯曰:“臣闻魏长吏胃(谓)魏王曰:‘初时者,惠王伐赵,战胜三粱(梁),拔邯战<郸>,赵氏不割而邯战<郸>复归。齐人攻燕,拔故国,杀子之,燕人不割而故国复反(返)。燕、赵之所以国大兵强而地兼诸侯者,以其能忍难而重出地也。宋、中山数伐数割,而国隋(随)以亡。臣以为燕、赵可法,而宋、中山可毋为也。秦,贪戾之国也,而无亲,蚕食魏氏,尽晋国,胜暴子,割八县,地未◎毕入而兵复出矣。夫秦何厌(餍)之有哉。今有(又)走孟卯,入北宅,此非敢粱(梁)也,且劫王以多割,王必勿听也。今王循楚、赵而讲,楚、赵怒而与王争秦,秦必受之。秦挟楚、赵之兵以复攻,则国求毋亡,不可得已。愿王之必毋讲也。王若欲讲,必小(少)割而有质,不然必欺。’此臣之所闻于魏也,愿君之以氏(是)虑事也。《周书》曰:‘唯命不为常。’此言幸之不可数也。夫战胜暴子,割八县之地,此非兵力之请(精)也,非计虑之攻(工)也,夫天幸为多。今有(又)走孟卯,入北宅,以攻大粱(梁),是以天幸自为常也。知(智)者不然。臣闻魏氏悉其百县胜甲以上,以戎<戍>大粱(梁),臣以为不下卅万。以卅万之众,守七仞之城,臣以为汤武复生,弗昜<易>攻也。夫轻倍(背)楚、赵之兵,陵七刃(仞)之城,犯卅万之众,而志必举之,臣以为自天地始分,以至于今,未之尝有也。攻而弗拔,秦兵必罢(疲),陶必亡,则前功有必弃矣。今魏方疑,可以小(少)割而收也。愿君沓(逮)楚、赵之兵未至于粱(梁)也,亟以小(少)割收魏。魏方疑而得以小(少)割为和,必欲之,则君得所欲矣。◎◎楚、赵怒于魏之先己也,必争事秦,从(纵)已散而君后(後)择焉。且君之得地也,岂必以兵哉。[割]晋国也,秦兵不功(攻)而魏效降(绛)、安邑,有(又)为陶启两几,尽故宋,而率<卫>效蝉尤。秦兵笱(苟)全而君制之。何索而不得,奚为[而不成]。愿[君]之孰(熟)虑之而毋行危也。”君曰:“善。”乃罢粱(梁)围。
  ●五百七十
  十六 朱己谓魏王章
  ●谓魏王曰:“秦与式<戎>翟同俗,有[虎狼之]心,贪戾好利,无亲,不试(识)礼义德行。笱(苟)有利焉,不顾亲戚弟兄,若禽守(兽)耳。此天下之所试(识)也。非[所施]厚积德也。故大(太)后,母也,而以夏<忧>死。穰侯,咎(舅)也,功莫多焉,而谅(竟)逐之。两弟无罪而再挩(夺)之国。此于[亲]戚若此而兄(况)仇雠之国乎。今王与秦共伐韩而近秦患,臣甚惑之。而王弗试(识)则不明,群臣莫以[闻]则不忠。今韩氏以一女子奉一弱主,内有大乱,外支秦、魏之兵,王以为不亡乎。韩亡,秦有[郑]地,与大粱(梁)粼(邻),王以为安乎。王欲得故地而今负强秦之祸,王以为利乎。秦非无事之国也,韩亡之后,必将更事。更事,必就昜<易>与利,就昜<易>与利,必不伐楚与赵矣。是何也?夫[越山与河,绝]韩上党而◎攻强赵,氏(是)复阏舆之事也,秦必弗为也。若道河内,倍(背)邺、朝歌,绝漳、铺(滏)[水,与赵兵决于]邯郸之鄗(郊),氏(是)知伯之过也,秦有(又)不敢。伐楚,道涉谷,行三千里而攻冥厄之塞,所行甚远,所攻甚难,秦有(又)弗为也。若道河外,倍(背)大粱(梁),右蔡、召,与楚兵夬(决)于陈鄗(郊),秦有(又)不敢。故曰:秦必不伐楚与赵矣。有(又)不攻燕与齐矣。韩亡之后,兵出之日,非魏无攻已。秦固有坏(怀)、茅、邢丘,城垝津,以临河内,河内共、墓必危。有郑地,得垣痈(雍),决荧◎泽,大粱(梁)必亡。王之使者大过,而恶安陵是(氏)于秦。秦之欲许久矣。秦有叶、昆阳,与舞阳邻,听使者之恶,堕安陵是(氏)而亡之,缭舞阳之北以东临许,南国必危,国先害已。夫增(憎)韩,不爱安陵氏,可也。夫不患秦,不爱南国,非也。异日者秦在河西,晋国去粱(梁)千里,有河山以阑之,有周、韩而间之。从林军以至于今,秦七攻魏,五入囿中,櫋(边)城尽拔,支台随(堕),垂都然(燃),林木伐,麋鹿尽,而国续以围。有(又)长驱(驱)粱(梁)北,东至虖(乎)陶、卫之[郊,北至乎]监。所亡秦者,山南、山北,河外、河内,大县数十,名部数百。秦乃在河西,晋国去粱(梁)千里而祸若是矣。[又况于使]秦无韩,有郑地,无[河]山而阑之,无周、韩而间之,去粱(梁)百里,[祸]必百此矣。异日者,从(纵)之不[成也,楚]魏疑而韩不[可得也]。今韩受兵三年,秦挠以讲,识亡不听,投质于赵,请为天[下颜(雁)]行顿[刃,楚、赵]必疾兵。皆识秦[之欲无]躬(穷)也。非尽亡天下之兵而臣海内,必不休。是故臣愿以从(纵)事王、王□□□□□挟韩之质以存韩而求故地,韩必效之。此士民不劳而故地尽反(返)矣。其功多于与秦共伐韩,[而]必无与强秦粼(邻)之祸。夫存韩、安魏而利天下,此亦王之大时已。通韩上党于共、宁,使道安成之□,出入赋之,是魏重质韩以其上党也。合有其赋,足以富国。韩必德魏、重魏、畏魏,韩必不敢反魏。是韩,魏之县也。魏得韩以为县,以率<卫>大粱(梁),河北必安矣。今不存韩,贰(二)周、安陵必貤(弛),楚、赵大破,燕、齐甚卑,天下西舟(辀)而弛(驰)秦,而入朝为臣不久矣。”
  ●八百五十八
  十七 谓起贾章
  ●胃(谓)◎起贾曰:“私心以公为为天下伐齐,共约而不同虑。齐秦相伐,利在晋国。齐晋相伐,重在秦。是以晋国之虑,奉秦,以重虞秦。破齐,秦不妒得,晋之上也。秦食晋以齐,齐毁,晋敝,馀齐不足以为晋国主矣。晋国不敢倍(背)秦伐齐,有(又)不敢倍(背)秦收齐,秦两县(悬)齐、晋以持大重,秦之上也。是以秦、晋皆策若计以相笥(伺)也。古之为利者养人,□□立重。立重者畜人,以利。重立而为利者卑,利成而立重者轻,故古之人患利重之□夺□□□,唯贤者能以重终。察于见反,故能制天下。愿御史之孰(熟)虑之也。且使燕尽阳地,以河为竟(境),燕齐毋□难矣。以燕王之贤,伐齐,足以刷先王之饵(耻),利擅河山之间,埶(势)无齐患,交以赵为死◎友,地不与秦攘(壤)介(界),燕毕□□之事,难听尊矣。赵取济西,以方(防)河东,燕赵共相,二国为一,兵全以临齐,则秦不能与燕、赵争。□□□□亡宋得,南阳伤于鲁,北地归于燕,济西破于赵,馀齐弱于晋国矣,为齐计者,不踰强晋,□□□□秦,秦[齐]不合,莫尊秦矣。魏亡晋国,猷(犹)重秦也。与之攻齐,攻齐已,魏为□国,重楚为□□□□重不在粱(梁)西矣。一死生于赵,毁齐,不敢怨魏。魏,公之魏已。楚割淮北,以为下蔡◎启□,得虽近越,实必利郢。天下◎且功(攻)齐,且属从(纵),为传棼(焚)之约。终齐事,备患于秦,□是秦重攻齐也,国必虑,意齐毁未当于秦心也,庐(虑)齐(剂)齐而生事于[秦]。周与天下交长,秦亦过矣。天下齐(剂)齐不侍(待)夏。近虑周,周必半岁;上党、宁阳,非一举之事也,然则韩□一年有馀矣。天下休,秦兵适敝,秦有虑矣。非是犹不信齐也,畏齐大(太)甚也。公孙鞅之欺魏卬也,公孙鞅之罪也。身在于秦,请以其母质,襄疵弗受也。魏至今然者,襄子之过也。今事来矣,此齐之以母质之时也,而武安君之弃祸存身之夬(诀)也。”
  ●五百六十三
  十八 触龙见赵太后章
  ●赵大(太)后规用事,秦急攻之,求救于齐。齐曰:“必[以]大(太)后少子长安君来质,兵乃出。”大(太)后不肯,大臣强之。大(太)后明胃(谓)左右曰:“有复言令长安君质者,老妇必◎唾其面。”左师触龙言愿见,大(太)后盛气而胥之。入而徐趋,至而自[谢]曰:“老臣病足,曾不能疾走。不得见久矣。窃自□老,舆(与)恐玉体之有所郄也,故愿望见大(太)后。”曰:“老妇持(恃)连(辇)而瞏(还)。”曰:“食饮得毋衰乎?”曰:“侍(恃)◎鬻(粥)耳。”曰:“老臣间者殊不欲食,乃自强步,日三、四里,少益耆(嗜)食,智于身。”曰:“老妇不能。”大(太)后之色少解。左师触龙曰:“老臣贱息舒旗最少,不宵(肖)。而衰,窃爱怜之。愿令得补黑衣之数,以卫王宫,昧死以闻。”大(太)后曰:“敬若(诺)。年◎几何矣?”曰:“十五岁矣。虽少,愿及未寘(填)壑谷而托之。”曰:“丈夫亦爱怜少子乎?”曰:“甚于妇人。”曰:“妇人异甚。”曰:“老臣窃以为媪之爱燕后贤长安君。”曰:“君过矣,不若长安君甚。”左师触龙曰:“父母爱子则为之计深远。媪之送燕后也,攀其踵,为之泣,念其远也,亦哀矣。已行,非弗思也。祭祀则祝之曰:‘必勿使反(返)。’剀(岂)非计长久,子孙相继为王也哉。”大(太)后曰:“然。”左师触龙曰:“今三世以前,至于赵之为赵,赵主之子侯者,其继有在者乎?”曰:“无有。”曰:“微独赵,诸侯有在者乎?”曰:“老妇弗闻。”曰:“此其近者,祸及其身,远者及其孙。剀(岂)人主之子侯,则必不善哉,位尊而无功,奉厚而无劳,而挟重器多也。今媪尊长安之位,而封之膏腴之地,多予之重器,而不汲(及)今令有功于国,山陵堋(崩),长安君何以自托于赵?老臣以媪为长安君计之短也。故以为其爱也不若燕后。”大(太)后曰:“若(诺)。次(恣)君之所使之。”于氏(是)为长安君约车百乘,质于齐,兵乃出。子义闻之曰:“人主子也,骨肉之亲也,犹不能持无功之尊,不劳之奉,而守金玉之重也,然兄(况)人臣乎。”
  ●五百六十九
  十九 秦客卿造谓穰侯章
  ●胃(谓)穰侯:“秦封君以陶,假君天下数年矣。攻齐之事成,陶为万乘,长小国,率以朝,天下必听,五伯之事也。攻齐不成,陶为廉监而莫[之]据。故攻齐之于陶也,存亡之几(机)◎也。君欲成之,侯(何)不使人胃(谓)燕相国曰:‘圣人不能为时,时至亦弗失也。舜虽贤,非适禺(遇)尧,不王也。汤、武虽贤,不当桀、纣,不王天下。三王者皆贤矣,不曹(遭)时不王。今天下攻齐,此君之大时也。因天下之力,伐雠国之齐,报惠王之聭(耻),成昭襄王之功,除万世之害,此燕之利也,而君之大名也。《诗》曰:树德者莫如兹(滋),除怨者莫如尽。吴不亡越,越故亡吴,齐不亡燕,燕故亡齐。吴亡于越,齐亡于燕,馀(除)疾不尽也。非以此时也,成君之功,除万世之害,秦有它事而从齐,齐赵亲,其雠君必深矣。挟君之雠以于燕,后虽悔之,不可得已。君悉燕兵而疾赞之,天下之从于君也,如报父子之仇。诚为粼(邻)世世无患。愿君之剸(专)志于攻齐而毋有它虑也。’”
  ●三百
  ●大凡二千八百七十
  二十 谓燕王章
  ●胃(谓)燕王曰:“列在万乘,奇(寄)质于齐,名卑而权轻。奉万乘助齐伐宋,民劳而实费。夫以宋加之淮北,强万乘之国也,而齐兼之,是益齐也。九夷方一百里,加以鲁、卫,强万乘之国也,而齐兼之,是益二齐也。夫一齐之强,燕犹弗能支,今以三齐临燕,其过(祸)必大。唯(虽)然,夫知(智)者之[举]事,因过(祸)[而为]福,转败而为功。齐紫,败素也,贾(价)十倍。句浅栖会稽,其后残吴,霸天下。此皆因过(祸)为福,转败而为功,今王若欲因过(祸)而为福,转败而为功,则莫若招霸齐而尊之,使明(盟)周室而棼(焚)秦符,曰:‘大(太)上破秦,其次必长摈之。’秦□摈以侍(待)破,秦王必患之。秦五世伐诸侯,今为齐下,秦王之心笱(苟)得穷齐,不难以国壹棲<接>,然则王何不使辩士以若说说秦王曰:‘燕、赵破宋肥齐,尊之,为之下者,燕、赵非利之也。燕、赵弗利而执(势)为者,以不信秦王也。然则王何不使可信者棲<接>收燕、赵,如经(泾)阳君,如高陵君,先于燕、赵曰:秦有变。因以为质。则燕、赵信秦。秦为西帝,燕为北帝,赵为中帝,立三帝以令于天下。韩、魏不听则秦伐,齐不听则燕、赵伐,天下孰敢不听。天下服听因驱韩、魏以伐齐,曰:必反(返)宋,归楚淮北。反(返)宋,归楚淮北,燕、赵之所利也。并立三王,燕、赵之所愿也。夫实得所利,尊得所愿,燕、赵之弃齐,说(脱)沙也。今不收燕、赵,齐伯必成。诸侯伐<赞>齐而王弗从,是国伐也。诸侯伐齐而王从之,是名卑也。今收燕、赵,国安名尊,不收燕、赵,国危而名卑。夫去尊、安,取卑、危,知(智)者弗为。’秦王闻若说,必如誎(刺)心。然则[王]何不使辩士以如说[说]秦,秦必取,齐必伐矣。夫取秦,上交也;伐齐,正利也。尊上交,务正利,圣王之事也。”
  二十一 苏秦献书赵王章
  ●献书赵王:臣闻[甘]洛(露)降,时雨至,禾谷綘(丰)盈,众人喜之,贤君恶之。今足下功力非数加于秦也,怨竺(毒)积怒,非深于齐,下吏皆以秦为夏(忧)赵而曾(憎)齐。臣窃以事观之,秦几(岂)夏(忧)赵而曾(憎)齐哉。欲以亡韩、呻(吞)两周,故以齐饵天下。恐事之不◎诚(成),故出兵以割革赵、魏。恐天下之疑己,故出挚(质)以为信。声德与国,实伐郑韩。[臣]以秦之计必出于此。且说士之计皆曰:“韩亡参(三)川,魏亡晋国,市◎◎朝未罢过(祸)及于赵。”且物固[有势]异而患同者。昔者,楚久伐,中山亡。今燕尽齐之河南,距莎(沙)丘、巨(钜)鹿之囿三百里。距麋关,北至于[榆中]者千五百里。秦尽韩、魏之上党,则地与王布属壤芥者七百里。秦以强弩坐羊肠之道,则地去邯郸百廿里。秦以三军功(攻)王之上常(党)而包其北,则注之西,非王之有也。今增注、笹恒山而守三百里,过燕阳、曲逆,此代马、胡狗不东,纶(仑)山之玉不出,此三葆(宝)者,或非王之有也,今从强秦久伐齐,臣恐其过(祸)出于此也。且五国之主尝合衡(横)谋伐赵,疎分赵壤,箸之盘竽(盂),属之祝籍。五国之兵出有日矣。齐乃西师以唫(禁)强秦。史(使)秦废令,疎(素)服而听,反(返)温、轵、高平于魏,反(返)王公,符逾于赵,此天下所明知也。夫齐之事赵,宜正为上交,乃以柢(抵)罪取伐,臣恐后事王者不敢自必也。今王收齐,天下必以王为义矣。齐抱社稷事王,天下必重王。然则齐义,王以天下就之;齐逆,王以天下□之。是一世之命制于王也。臣愿王与下吏羊(详)计某言而竺(笃)虑之也。
  二十二 苏秦谓陈轸章
  ●齐宋攻魏,楚回(围)翁(雍)是(氏),秦败屈匄。胃(谓)陈轸曰:“愿有谒于公,其为事甚完,便楚,利公。成则为福,不成则为福。今者秦立于门,客有言曰:‘魏王胃(谓)韩傰(倗)、张义(仪):煮棘(枣)将榆,齐兵有(又)进,子来救[寡]人可也,不救寡人,寡人弗能枝(支)。’槫(转)辞也。秦、韩之兵毋东,旬馀,魏是(氏)槫(转),韩是(氏)从,秦逐张义(仪),交臂而事楚,此公事成也。”陈轸曰:“若何史(使)毋东?”合(答)曰:“韩傰(倗)之救魏之辞,必不胃(谓)郑王曰:‘傰(倗)以为魏。’必将曰:‘傰(倗)将槫(抟)三国之兵,乘屈匄之敝,南割于楚,故地必尽。’张义(仪)之救魏之辞,必[不]胃(谓)秦王曰:‘义(仪)以为魏。’[必将]曰:‘义(仪)且以韩、秦之兵东巨(拒)齐、宋,义(仪)[将]槫(抟)三国之兵,乘屈匄之敝,[南割于]楚,名存亡[国,实伐三川]而归,此王业也。’公令楚[王与韩氏地,使]秦制和。胃(谓)秦曰:‘[请与韩地而王以]施三[川,韩]是(氏)之兵不用而得地[于楚],□□□□□何。秦兵[不用而得三川,伐楚、韩以窘]魏,魏是(氏)不敢不听。韩欲地而兵案,声,□发于魏,魏是(氏)□□□□□□□□魏是(氏)[转],秦、韩争事齐楚,王欲毋予地。公令秦、韩之兵不[用而得地,有一大]德。秦、韩之王劫于韩傰(倗)、张义(仪)而东兵以服魏,公常操□芥(契)而责于[秦、韩,此其善于]公而[恶张]义(仪)多资矣。’
  二十三 虞卿谓春申君章
  ●胃(谓)春申君曰:“臣闻之:于安思危,危则虑安。今楚王之春秋高矣,[君之封]地不可不蚤(早)定。为君虑封,莫若远楚。秦孝王死,公孙鞅杀;惠王死,襄子杀。公孙央(鞅)功臣也,襄子亲因(姻)也,皆不免,封近故也。大(太)公望封齐,召公奭封于燕,欲远王室也。今燕之罪大,赵之怒深,君不如北兵以德赵,浅(践)乱燕国,以定身封,此百世一时也。”“所道攻燕,非齐则魏,齐魏新恶楚,唯(虽)欲攻燕,将何道哉?”封<对>曰:“请令魏王可。”君曰:“何?”曰:“臣至魏,便所以言之。”乃胃(谓)魏王曰:“今胃(谓)马多力,则有。言曰‘胜千钧’,则不然者,何也?千钧非马之任也。今胃(谓)楚强大则有矣,若夫越赵、魏,关甲于燕,几(岂)楚之任哉。非楚之任而为之,是敝楚也。敝楚,强楚,其于王孰便?”
  二十四 公仲倗谓韩王章
  ●秦韩战于蜀潢,韩是(氏)急。公中(仲)傰(倗)胃(谓)韩王曰:“冶(与)国非可持(恃)也。今秦之心欲伐楚,王不若因张义(仪)而和于秦,洛(赂)之以一名县,与之南伐楚,此以一为二之计也。”韩王曰:“善。”乃警公中(仲)傰(倗)将使西讲于秦。楚王闻之,大恐。召陈轸而告之。陈轸曰:“夫秦之欲伐王久矣。今或得韩一名县具甲,秦、韩并兵南乡(向)楚,此秦之所庙祀而求也。今已得之,楚国必伐。王听臣之为之,警四竟(境)之内,兴师救韩,名(命)战车,盈夏路;发信[臣,多]其车,重其敝(币),史(使)信王之救己也。韩为不能听我,韩之德王也,必不为逆以来,是[秦]韩不和也。[兵虽]至楚,国不大病矣。为能听我,绝和于秦,[秦]必大怒,以厚怨韩。韩南[交楚],必轻秦,轻秦,其应必不敬矣。是我困秦、韩之兵,免楚国楚国之患也。”楚之<王>若(诺)。乃警四竟(境)之内,兴师,言救韩;发信臣,多车,厚其敝(币)。使之韩,胃(谓)韩王曰:“不谷唯(虽)小,已悉起之矣。愿大国肄(肆)意于秦,不谷将以楚佳<隼>韩。”[韩王]说(悦),止公中(仲)之行。公中(仲)曰:“不可。夫以实苦我者秦也,以虚名救[我]者楚也。[恃]楚之虚名,轻绝强秦之適(敌),天下必芯<笑>王。且楚韩非兄弟之国也,有(又)非素谋伐秦也,已伐刑(形),因兴师言救韩,此必陈轸之谋也。夫轻绝强秦而强[信]楚之谋臣,王必悔之。”韩王弗听,遂绝和于秦。秦因大怒,益师,与韩是(氏)战于岸门。楚救不至,韩是(氏)大败。故韩是(氏)之兵非弱也,其民非愚蒙也,兵为秦禽(擒),知(智)为楚笑者,过听于陈轸,失计韩傰(倗),故曰:“计听知顺逆,唯(虽)王可。”
  二十五 李园谓辛梧章
  ●秦使辛梧据粱(梁),合秦、粱(梁)而攻楚,李园忧之。兵未出,谓辛梧:“以秦之强,有粱(梁)之劲,东面而伐楚。于臣也,楚不侍(待)伐,割挚(絷)马免而西走,秦馀(与)楚为上交,秦祸案环(还)中粱(梁)矣。将军必逐于粱(梁),恐诛于秦。将军不见井忌乎?为秦据赵而攻燕,拔二城。燕使蔡鸟股符胠璧,奸(间)赵入秦,以河间十城封秦相文信侯。文信侯弗敢受,曰:‘我无功。’蔡鸟明日见,带长剑,案(按)其剑,举其末,视文信侯曰:‘君曰:我无功。君无功,胡不解君之玺以佩蒙敖(骜)、王齮也?秦王以君为贤,故加君二人之上。今燕献地,此非秦之地也,君弗受,不忠。’文信侯敬若(诺)。言之秦王,秦王令受之。馀(与)燕为上交,秦祸案环(还)归于赵矣。秦大举兵东面而剂赵,言毋攻燕。以秦之强,有燕之怒,割勺(赵)必深。赵不能听,逐井忌,诛于秦。今臣窃为将军私计,不如少案(按)之,毋庸出兵。秦未得志于楚,必重粱(梁);粱(梁)未得志于楚,必重秦,是将军两重。天下人无不死者,久者寿,愿将军之察之也。粱(梁)兵未出,楚见粱(梁)之未出兵也,走秦必缓。秦王怒于楚之缓也,惌(怨)必深。是将军有重矣。”粱(梁)兵果六月乃出。
  二十六 见田于梁南章
  ●见田于粱(梁)南,曰:“秦攻鄢陵,几拔矣。梁(梁)计将奈何?”田曰:“在楚之救粱(梁)。”对曰:“不然。在粱(梁)之计,必有以自恃也。无自恃计,传(专)恃楚之救,则粱(梁)必危矣。”田曰:“为自恃计奈何?”曰:“梁(粱)之东地。尚方五百馀里,而与粱(梁),千丈之城,万家之邑,大县十七,小县有市者卅有馀,将军皆令县急急为守备,譔(选)择贤者,令之坚守,将以救亡。令粱(梁)中都尉□□大将,其有亲戚父母妻子,皆令从粱(梁)王葆(保)之东地单父,善为守备。”田[曰]:“粱(梁)之群臣皆曰:‘粱(梁)守百万,秦人无奈粱(梁)何也。’粱(梁)王出,顾危。”对曰:“粱(梁)之群臣必大过矣,国必大危矣。粱(梁)王自守,一举而地毕,固秦之上计也。今粱(梁)王居东地,其危何也?秦必不倍(背)粱(梁)而东,是何也?多之则危,少则伤。所说谋者为之,而秦无所关其计矣。危弗能安,亡弗能存,则奚贵于智矣。愿将军之察也。粱(梁)王出粱(梁),秦必不攻粱(梁),必归休兵,则是非以危为安,以亡为存耶,是计一得也。若秦拔鄢陵,必不能掊(背)粱(梁)、黄、济阳阴、睢阳而攻单父,是计二得也。若欲出楚地而东攻单父,则可以转祸为福矣,是计三得也。若秦拔鄢陵而不能东攻单父,欲攻粱(梁),此粱(梁)、楚、齐之大福已。粱(梁)王在单父,以万丈之城,百万之守,五年之食,以粱(梁)饵秦,以东地之兵为齐、楚为前行,出之必死,击其不意,万必胜。齐、楚见亡不叚(遐),为粱(梁)赐矣。将军必听臣,必破秦于粱(梁)下矣。臣请为将军言秦之可可破之理,愿将军察听之[也]。今者秦之攻□□□□将□以□行几二千里,至,与楚、粱(梁)大战长社,楚、粱(梁)不胜,秦攻鄢陵。秦兵之□□□死伤也,天下之□见也。秦兵战胜,必收地千里。今战胜不能倍(背)鄢陵而攻粱(梁)者□少也。鄢陵之守,[城百]丈,卒一万。今粱(梁)守,城万丈,卒百万。臣闻之也,兵者弗什弗围,弗百弗□军。今粱(梁)守百万,粱(梁)王有(又)出居单父,秦拔鄢陵,必归休兵。若不休兵,而攻虚粱(梁),守必坚。是[何]也?王在外,大臣则有为守,士卒则有为死,东地民有为勉,诸侯有为救粱(梁),秦必可破粱(梁)下矣。若粱(梁)王不出粱(梁),秦拔鄢陵,必攻粱(梁),必急,将卒必□□,守必不固。是何也?之王,则不能自植士卒;之将,则以王在粱(梁)中也,必轻;之武,则□□□如不□粱(梁)中必乱;之东地,则死王更有大虑;之诸侯,则两心,无□□无□□□地;之粱(梁)将,则死王有两心,无以出死救粱(梁),无以救东地而□□□□□□□王不出粱(梁)之祸也。”田曰:请使宜信君载先生见□□□□□□□□□□□□不责于臣,不自处危。今王之东地尚方五百馀里,□□□□□□□□□□□□责于臣。若王不□,秦必攻粱(梁),是粱(梁)无东地忧而王□□□□□□□□□□□□□□粱(梁)中,则秦[之]攻粱(梁)必急,王出,则秦之攻粱(梁)必□□□□□□□□□□□□□□□□□□□□□大破□□□□□□□□□□□□□□□□□□□□□□□□□□□臣来献□计□□□王弗用臣,则□□□□。”
  二十七 麛皮对邯郸君章
  [●]□□□□[邯]郸□□□□□□□□未将令(命)也。工(江)君奚洫曰:“子之来也,其将请师耶?彼将□□□重此□,如北兼邯郸,南必□□□□□□□□城必危,楚国必弱,然则吾将悉兴以救邯[郸],吾非敢以为邯郸赐也,吾将以救吾□□。”[麛]皮曰:“主君若有赐,兴□兵以救敝邑,则使臣赤(亦)敢请其日以复于□君乎?”工(江)君奚洫曰:“大(太)缓救邯郸,邯郸□□□郸。进兵于楚,非国之利也,子择其日归而已矣,师今从子之后。”麛皮归,复令(命)于邯郸君曰:“□□□□□和于魏,楚兵不足侍(恃)也。”邯郸君曰:“子使,未将令(命)也。人许子兵甚俞,何为而不足侍(恃)[也]?”麛皮曰:“臣之□□[不足]侍(恃)者以其俞也。彼其应臣甚辨,大似有理。彼非卒(猝)然之应也。彼笥(伺)齐□□□□□守其□□□利矣。□□□兵之日不肯告臣。颎然进其左耳而后其右耳,台乎其所后者,必其心与□□□□□俞许[我]兵,我必列(裂)地以和于魏,魏必不敝,得地于赵,非楚之利也。故俞许我兵者,所劲吾国,吾国劲而魏氏敝,[楚]人然后举兵兼承吾国之敝。主君何为亡邯郸以敝魏氏,而兼为楚人禽(擒)哉。故篓(数)和为可矣。”邯郸君榣(摇)于楚人之许己兵而不肯和。三年,邯郸偻。楚人然后举兵,兼为正乎两国。若由是观之,楚国之口虽□□,其实未也。故□□应。且曾闻其音以知其心。夫颎然见于左耳,麛皮已计之矣。

  评论这张
 
阅读(90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